By -迈娘

在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一把手工程)和投入巨大资源推进下,这几年我国各级政务数据数字化建设工作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特别是“互联网+”政务服务领域,借鉴互联网企业思维、模式和经验取得了成绩尤为显著。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一些地区政务数据数字化建设与转型进展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其实大家现在可能都在困惑,从2002年开始到2004年左右,中共中央办公厅出了34号文《关于加强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出台后提了很多说法,那么过了这么多年,特别是大数据环境下,这些说法有些什么样的变化?现在我们的多数说法、认识还停留在34号文阶段。

所以我想这次重点和大家交流这两方面的问题:首先阐述本人对数字政务2.0和数字转型理解,再论新时代环境下的政务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若干关键问题。

一、数字政府2.0及数字化转型

首先我们来理清下什么是“数字政府2.0及数字化转型”,其实要真正把这个问题理解清楚、说清楚不简单。

(一)从电商平台商业模式改变到企业数字化转型

我们可以从企业,特别是电商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来看。原来电商企业的基本商业模式,是生产厂商通过电商平台把产品卖给消费者,平台基本上就是中间商;到下面这种模式的时候,基本上开始了数字化转型,叫“增强型商业模式”,各方的数据从原来的平台提取出来,然后进行加工分析:①为消费者服务,提供个性化营销、推荐等;②为生产厂商服务,生产厂商可以了解并进行个性化营销、用户画像;③给第三方提供服务,也就是广告商,从而把电商平台越做越大。

消费者越多,上线入驻平台的生产厂商就越多;生产厂商越多,消费者、广告商也会越来越多,形成一个正反馈。这个正反馈的形成,就是互联网电商企业的一个定律,即“赢者通吃定律”,所以造成了目前这种局面,它非常好地完成了商业的、包括电商平台的数字化转型,很重要地把数据进行深层次加工、形成正反馈。为什么淘宝、阿里云会越做越大,就是这个原理,而且其用户数据、生产厂商数据已成为其核心数据。

还有一些电商平台,不但为生产厂商服务,同时自己也开店,它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了解平台上生产厂商和客户的信息,它在做营销的时候,特别有利于其发展。看完这个图,就可以明白中国的电子商务企业为什么会出现目前“赢者通吃”“雪球越滚越大”的现象,只要是先上来的平台企业就具有这种先天优势,一般的企业很难竞争得过他们,而且他们很好地完成了企业数据化转型,当然这个转型不是我们国内电商企业自己创造的,有些也是从国外亚马逊等的模式中学过来的。

(二)数字化转型演进

对目前电子商务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有了一些认识,且从中发现了一些规律/奥秘及他们成功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后,我们回过头来看下政府要完成数字化转型应该怎么做。我觉得重要的是这么几件事:

1、新一代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立。原来我们都是单个平台,自己的机房、运维人员、开发人员,现在应该是集约化、一体化、普惠化、范载化的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信息化基础设施,叫云网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为基础,这个是很容易做到的。所以说“2020年数字中国基本建成”这个是可以实现的,只要一套行政命令、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把所有东西更新换代,特别是基础设施的机房。像北京借着办工搬家的机会,所有政府系统、机房都集中在政务云上,很快就实现了。这需要大量的投资,这是没问题的。

2、把原来在各系统中、各部门管理的数据,用一个新形式来组织、存储和利用,就是要数据化,且数据和原来的系统要进行耦合。原来我们是一对一绑定的、为自己的一个应用而服务,现在我们把数据拿出来、整体作为一部分来使用,就像电商平台把数据拿出来为各方谋利,对政府来说不是挣钱,是为老百姓服务、为领导决策服务、为信息化管理服务。然后还有其他的一些数据。

3、政府有大量的业务系统,核心是信息化系统。从北京来说,前几年做“数字北京”建设时,提出政府的核心业务要进行信息化,截至目前政府业务信息化率已达90%左右,核心业务基本上都是在系统上套着,这些系统目前为止都是以部门、单个、一体化存在和使用的,现在我们根据一体化、整体化需求把它们整合,比如前台一体化、中台后台都要一体化,因为政府的很多业务,不光是公众服务审批,还有很多内部协同系统也要进行整合,朝一体化方面努力。

4、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基本现代化,其实这是最难的。治理体系、治理能力、体制、运行机制、公务员的素质如果到不了这种地位的话,那么你能说整个体系能正常运转起来么?我们看一下,要完成这项工作大约需要多长时间。大家知道,我们现在从上到下在积极地进行大数据改革,但把它理顺、进行有效运转,不是一个简单的功夫。后来我们查了一下十九大报告,报告提出“到2035年要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所以又回到了我们第一个命题,如果说“2020年能实现数字中国的基本建设”,数字政府属于数字中国的核心,按我们这个架构至少还需十多年的功夫,没有十多年功夫很多工作很难完成。比如到2020年有可能实现第一个层次(基础设施),但数据化,还有特别是一体化(完整一体化整合)不是简单的,我们说假/伪的一体化政策,有些人说"我们把系统整合在一起变成一体化了",仔细想想他怎么做的?就是一个界面、整个单点登录、把所有系统集中在一起,其实不是一体化、不是深层次的一体化,只是简单地连在一起,业务协同、业务一体化根本实现不了,更别说治理体系和业务体系整体地运行。对一个企业来说,其数字化转型在体制机制上的障碍相对少一点,但对一个政府、国家来说,主要工作其实在上层,所以我觉得,简单地把数字中国定义成信息化、基础设施之类的内容,就狭隘了。

(三)信息系统上云

有了数字政府2.0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应该怎么来实施?其实只要目标确定了,实施的路径,特别是技术路径(我们这边给出了技术路径),因为涉及到治理体系、治理能力、体制机制等这些属于国家大事、中高层次来探讨决定的事情,我们不好多说,只说从信息化角度怎么来做。如果有一体化、整体的目标后,要实现转型可能还是要根据自己、各方实际情况来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不见得所有人走一条路、一个模式,但一定是朝着一个目标来努力的。所以我们列出了“当你处于不同形态的单位、部门,要实现数字化转型,从技术架构上应该做哪些工作”,一个是基础设施方面,还有数据、系统方面应该做哪些工作,并给出了一个基本性原则,供大家参考。

那么我们看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目前所处的状态。现在大家都在说“上云”,我们在上云的过程中处于哪个阶段?我们只是用云的基础设施、计算功能、存储功能,真正深层次、有平台层应用层的还远远没有实现。

(四)共性基础平台的整合和重构


上一篇:2018數字政府建設論壇暨第十七屆中國政府網站績效評估結果發布會在京召開
下一篇:我省力促民营企业“轻装上阵”